10
2011-9-6

  近日,武汉一电动车主因好心扶起不慎摔倒的八旬老太,反被老太认定是撞人者。助人反被人冤枉的类似事情,近年来时有耳闻。南京彭宇案、天津许云鹤案都因相似性质,人们都感叹好人难当。而就在前些天,武汉市一位老人在菜场口摔倒后,围观者无人敢上前扶他一把。1小时后,老人因鼻血堵塞呼吸道窒息死亡。无人伸手人人自危,我们不禁要问,好人难当就不当了吗?

见义勇为怎成“农夫与蛇”?

 2006年,南京青年彭宇救助了一个摔倒的老太,却被指为撞人者,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,法官以“自由心证”判定他有责。几年来,类似案例不时在各地再现,引发了公众忧虑,而江苏南通那位司机的遭遇,似乎坐实了“这年头容易被人恩将仇报”的疑虑。人们由此不得不面对一个难题:如果自己遇到这类情况,该不该伸出援手?中国古代寓言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不断上演真实版,这不但让人的善良之心受到伤害,也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被彻底摧毁。

[详细]
还好人清白 必须让挑战道德者付出代价

  对于像南通老太及其家人“误认”救助者为肇事者的情形,不能简单处置,用爱心、宽容之类“滥情”的理由“和稀泥”。没有人会恶意揣测老太“恩将仇报”、故意讹诈,但对这种可能置救助者于凶险境地,并动摇人们良知善行的“误认”,需要建立制度记录在案。这样做,既是为了警醒当事人,即使你被撞之后可能“大脑一片空白”,但一旦清醒过来,不能没有证据却一口咬定;更是为了警示任何有讹诈打算的个人,不要指望可以毫无成本和风险地挑战社会公认的道德。

[详细]
“彭宇案”诱发救助恐惧症

  无论是5年前的“彭宇案”还是最近的“许云鹤案”,都是在真相尚难定论的情况下就激起了集体愤慨,人们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被救助人。在某网站就“老人跌倒在地,扶还是不扶”的投票中,仅有4.01%的人认为应该扶老人。有人说,正是因为一再看到助人为乐者成为“彭宇”、见义勇为者流血又流泪,人们才在该出手时踌躇不前,渐渐变得见义“不敢为”。

[详细]
“人人自危”不应成为规避道德义务的借口

 人人自危的逻辑成立吗?对于本来就不准备帮助别人的人来说,“自危”不过是标榜自己道德优秀的“皇帝的新衣”,因为即便道德行为不存在被讹诈、被误解的风险,它也一样不会产生道德行为;对于心存善意、乐于助人的人来说,“自危”是一种可以忽略的成本,因为任何道德行为都要支付成本,比如扶老人过马路可能遇到交通事故、比如跳水救人可能有溺水的风险、甚至报警或打个120都可能改变人生的轨迹……但恻隐之心大过了风险考量,因此你还是要伸出一双手,扶危济困;对于犹豫不决、想做好人又担心好人难做的人来说,“自危”之下,起码还有次优选择,比如拍照录像、自证清白,或者找三两路人、以示见证——总之,眼睁睁看着老人惨死街头,很难以“人人自危”的理由搪塞而过。

[详细]
“见死不救”,我们的良知何处安放

  即使我们无法依赖于摄像头,但仍然有公道的人心在,在彭宇们等人苦于无人作证还他们清白之时,武汉市一名电动车主胡师傅扶起一位老太遭诬,但是,现场众多目击证人却自愿作证还胡师傅的清白。再退一步,如果我们既无摄像头也无目击证人,做“雷锋”的风险也不能说是深不可测,尽管在全国范围内,已经发生了多起做好事被诬事件,但比起现实生活中,做好事受人赞扬和受家属感激的事例来说,这种被诬的事件毕竟是小概率,我们仍然要相信多数人的良心。

[详细]
道德判断能否破解诚信之困

  应该看到,公众情绪的背后所指向的,依然是当今社会面临的诚信之困。有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:“不信法,也不信人,还能相信什么?”对此,英国史学家艾瑞克•霍布斯鲍姆曾说:当人们缺乏对社会契约的信任时,就会重回“万人对万人的战争”状态,在这种相当没有安全感的环境下,他们互相反咬,甚至互相吞噬。当互信感减弱时,救人还是不救人,自然成了困扰人心的疑问。问题在于,带有情绪化的简单道德判断,可以真正破解诚信之困吗?

[详细]
国外如何对待见义勇为

  对于见义勇为,新加坡法律则完全站在保护施救者权益的立场上。惩罚机制规定,被援助者如若事后反咬一口,则须亲自上门向救助者赔礼道歉,并施以其本人医药费1至3倍的处罚。影响恶劣、行为严重者,则以污蔑罪论处。该规定实施以来,新加坡再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公民在实施见义勇为时也免去了顾虑和担忧。在新加坡,见义勇为已经借由道德的法律化上升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法律义务。

[详细]
面对“救还是不救”的两难选择,我们不能依靠简单的“道德审判”,不能患上过度的“道德焦虑症”,更不能形成某种“道德依赖症”。古人说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;更何况,有一天,我们也都会老去。我愿意选择相信大多数人的善良。
相关资料
投票
遇到倒地的老人,你会扶一把吗?


您认为该如何“拯救”公德?


网友评论
已有44人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验证码:   请在左边输入
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信息港同意其观点或者证实其描述
评论列表
威海信息港版权所有©1997-2010
鲁ICP备05003732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A2.B1.B2-20050001
客服电话:10010 业务电话:5664999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淫秽色情信息,举报电话为10010
1 1 1